笔趣兔>强强耽美>春雨淫史>分卷阅读30

那婆子跌坐在地上,缓了缓,刚想大着嗓门撒泼,顿时又想起朱姨娘的千叮万嘱,这才抹了抹老脸,收拾了一下演技,颠儿颠儿地站起,故作神秘地凑到黑势下巴近处,说:“你这畜生!亏你还会点儿武功,都没个机警性儿!府里进了贼了!”

黑势冷笑:“府里进贼,你这婆子不敲锣示警,不叫醒其他护院,到小姐院子里作甚么!”

那婆子心道果然上当,还是朱姨娘早有准备,当下一撇嘴,道:“哼哼!我们世家大族内里的利害,哪里是你这粗野贱人能知晓的!就知道你不知轻重好歹,转不过弯来!你忘了你为啥被聘来的?小姐自从被山贼掳过之后,人是救回来了,但那山贼头子乌雕号时不时放箭传书到府里,说是一定要捉到小姐不可,这不,又派了人来啦!咱们要是嚷嚷得整条街听见,惊动了官府,我们小姐还怎么做人?”

黑势两眼一眯,抿了抿嘴角。当初他被府里买下来,确实是看中了他一身武艺,管家也确实私下里嘱咐过他,当心有贼人和探子进府绑走小姐,一年前的惨案闹得满城风雨,至今还被街坊津津乐道。据说那乌雕号经常出入妓院酒楼,喝醉时也放话说要迟早捉到贺小姐,被那些妓女们传了出来。。。

他掂量一番,当下便回到:“你是在哪里听到动静?其他会功夫的护院呢?执勤的有几人?”

那婆子见他上当,连忙夸大其辞,说是先在姨娘的院落附近听到脚步声和蹿跳声,疑似有会轻功的人潜进院子,姨娘睡得浅,被惊醒了,已经悄悄知会了另外几个护院,现在他们分散在姨娘院子附近找人。

“你可得赶紧去!我们府里现在你武功最高,那乌雕号手底下的人不是吃素的,二太太怕其他人拿不住,就指望你了,你务必要把他们全捉到,万一走脱了一两个,知晓了我们府里的地形,汇报出去,下一次再要防就难了。”

这一番说辞几乎没问题。黑势思量再三,想到姨娘院子也不太远,若真能抓到探子,自己严刑拷打一番,逼问出山寨里的关键情况,那就能一网打尽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了。只有真正剿灭贺时雨噩梦的根源,她才能吃得香甜,睡得香甜,做一个真正快乐的人儿吧!

思及此,黑势拿出锁锁住贺时雨的房门,将钥匙揣在怀里,走了出去。

姨娘裸身勾引保镖,堂侄欲对小姐行奸淫

这边厢黑势踏进朱姨娘的院子,身后的婆子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跟来,院子里都是蛐蛐儿的叫声,偶尔星光点点,几只萤火虫飞来飞去,他竖耳细听,并没有听到周遭有什么动静,以他的内功,若真有人缓缓移动,他不可能听不到。

倒是姨娘的房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和家具挪动的声音,黑势眉头一皱,正待细细分辨那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,就听得瓷器落地,姨娘惊呼:“什么人?!啊!唔唔。。。”

黑势电光火石般踹开姨娘的屋子,闪身进去,却冷不丁见到姨娘白花花的身子大张开,像个蝙蝠一样朝他扑过来。

那边厢贺武早已等候多时,黑势前脚离开,他后脚就飞也似跑进了贺时雨的院子,赫然见到闺房上有一把大锁!贺武叫苦连连,屌都快把裤子给捅穿了,临了居然被一把锁给拦住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!

“也不知朱玉蕊那个dàng_fù能拖住傻大个到几时。。。。。。如今可真是指望那贱人的骚逼和一对奶子了。”贺武一边想着,一边绕到后院,见窗子也是关着的,恨得咬牙切齿,一边暗骂一边几下捅穿窗户纸,只见贺时雨睡得甜甜的,满头青丝铺在枕头上,更衬得她肌肤如雪。樱唇粉嫩,微微张开,似在邀请哪位幸运的人儿吻上去,最要命的是她半个香肩露出来,依稀可以看到红肚兜的一角,那肚兜下面该是何等艳绝的春色。。。

贺武嗓子眼发干,再也等不了啦,他虽然不是什么习武之人,但好歹是个二十九岁的精壮汉子,他手上一使劲儿,硬生生把窗格掰断几根,就这么掰着,掰到了窗骨架才掰不动,不过好歹给他掏了个大洞,挤一挤能容一人挤过去。贺武试了试,衣服被卡住,他咬咬牙,脱了衣服鞋子,赤身luǒ_tǐ地钻了过去,轻轻落在了贺时雨闺房的地砖上。他整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。

贺武一边心跳怦怦地靠近贺时雨,大屌也一边在充血,他只觉得一股股滚热的血流流进股间,他的大屌像是和心跳连起来了,竟然也一跳一跳地脉动着。“乖乖,我的亲亲美人儿。”贺武喃喃道,“也不知你被那些山贼kāi_bāo过没有。。。若是没有,我这么大一根,怕是要你吃点苦头了。”

“头一次吃点苦头也罢。你要是被我这驴样的jī_bā干过,以后也不想吞那些小的了,怕只怕你就此对堂哥念念不忘,以后嫁了人也要想着堂哥的jī_bā!”

贺武心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30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