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女士当时的愤怒早就被磨平了,此刻也只能尴尬地笑了笑,“你好。”

“我现在住在祁源那里,您过去住的话有些不方便,所以在附近的小区给您租了一套房子,您先将就着住一段时间。”虞泽的声音冷冷淡淡,平静得像是在和陌生人交流。

虞女士是天真,但是没到傻的程度,她脸上的微笑僵了僵,“如果不方便的话,就不用麻烦了……”

“没什么不方便的。”虞泽打断了她的话,微一停顿,用一种微妙的语气继续说道:“我以为您会开口,让我帮周叔叔度过难关,没想到您只是想自己抽身而出,这很简单。”

虞女士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,再开口时嗓音变得尖利起来,“虞泽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小泽你来了!”在厨房忙碌的周陈生听到动静后立刻小跑了出来,打圆场道:“你们先坐一会儿,午饭马上就好!”

“不了周叔叔,我们说完话就走。”虞泽客客气气地向他点头问好,“您也不用忙了。”

无论他和虞女士的关系,无论周承安对他做过什么事,周陈生这个继父,已经做到了他能做的最好。

毕竟他们毫无血缘关系。

“虞泽,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?”虞女士放下了怀里的小女孩,眼里已经闪现了泪花,“你现在找到了你爸爸,你有了靠山,就可以这样对我说话了是吗?你也不想想在他没有出现的十八年里,是谁把你养大的?”

“我们要重新探讨这个问题吗?”虞泽微微拧了拧眉,“我不想吵架,走吧。”

“你今天不说清楚,我不会跟你走的!”虞女士活了将近四十年,使起小性子依旧蛮不讲理,“你是不是在心里看不起我?”

虞泽不易察觉地叹了一口气,祁源伸手揽住了他瘦削的肩,轻轻握了握。

“呦,今天赶上了什么好日子,这么热闹?”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不紧不慢的嗓音。

周承安扫厅里收拾好的行李箱,温柔又y-in冷的目光定在了虞泽脸上。

“小泽,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。”他发自真心地笑了起来。这么久不见,小泽美得越来越惊心动魄了,如同盛放的雪莲花,又冷又艳,简直像是被什么浇灌……

他唇角的笑意凝住了,眼神移向虞泽身旁站着的人时,瞬间充满了嫉妒。

虞泽一看到这人就生理性厌恶,转过身径直朝门外走,“我们先出去了,您再考虑一下吧。”

“怎么我一回来,小泽就急着走呢?”周承安又笑了笑,“阿姨,您这是打算跟小泽一起走,不管我爸了?”

虞女士的脸色顿时红一阵白一阵,气势也弱了下去,“阿姨只不过是带你妹妹出去先避一避……”

“呵呵,阿姨,您还真是……一点苦都吃不了啊,难怪小泽他——”

“周承安你给我闭嘴!”走到门口的虞泽,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猛地转过身子,看向对方的眼神像是冰雪凝成的刀子,又冷又凌厉。

“激动什么啊小泽,你这么爱你的妈妈,难道不应该让她知道吗?”周承安的嗓音像是从黑暗中的河水里爬出来的,潮s-hi又y-in毒,“阿姨,为了让您能心安理得地在周家享受富贵,当年小泽他差点被我强抱了,都一声没吭过呢。”

他的语气甚至是得意的,刻意用了最直白粗俗的字眼,将虞泽苦苦尘封在冰川之底的秘密,当众血淋淋地揭开。

周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又仿佛只有几秒,一道高大的身影像一只疯狂嗜血的野兽,凶猛迅疾地扑倒了周承安。

一拳,两拳,三拳……拳头和r_ou_和骨头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回响,格外吓人。

等虞泽彻底回过神来,周承安整张脸上已经变得血r_ou_模糊,甚至分辩不出来原来的模样。

虞泽闭了闭眼睛,死死地握紧了拳头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。

这个秘密,还是被他知道了……

“哇啊……”小女孩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
“你,死定了。”祁源的动作顿了顿,暂且收回了沾满鲜血的拳头,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。


状态提示:第134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在人间》《总裁派我来捧哏》《豪门和流量官宣了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