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 > 虐心耽美 > 交错的平行线 > (01)

2019年11月9日

“啊——”

嘹亮的呻吟从大门里传出,紧接着就是壹声高过壹声的尖叫,好像恨不得昭告全世界屋子里正在发生什么壹样。

郑川拿着密匙的手顿了顿,回过头。

两个西装笔挺、戴着墨镜的人欠过身,默默退到远处。

他这轻叹壹声,这才将手中的卡片在门上的识别器前划过。

精密门锁转动打开的声音在空旷的别墅内响起,呻吟只是壹顿,又更密集地响起。

郑川回身关上门,换上拖鞋,挂起外套,整个过程沉稳庄重,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随着壹声高亢得彷佛要死去的“噢——”他在客厅的沙发前停下。

赤裸的娇躯坐在沙发——不,准确地说,是坐在壹个男人地身体上,强忍着却又最终溢出地快感让白皙的肌肤上渗起鸡皮疙瘩,微微颤抖。

壹双修长的大腿跨在男人身体的两侧,由于男人太过于强壮,粗壮的腰身让她的双膝勉强能贴上沙发,身体的重量完全压在两人胯间的贴合处。挺翘的双峰,夸张的后臀弧度,小巧的腰窝,无不昭示这是壹个多么迷人的尤物。

唯壹煞风景的是女人身下的男人。明明如狗熊壹般强壮,缺被蒙上了双眼,罩上了耳机,壹双手被紧缚在胸前,如果不是胸口微微的起伏和粗重的呼吸,简直就是个死人。

郑川盯着妻子双峰顶上的樱红——那里因为兴奋而凝成许多结实的疙瘩,他壹个壹个默数起疙瘩的数量。

“壹个,两个,三个……”

失败了啊,另壹面看不到。

每个rǔ_tóu的这壹面应该在21个上下,两个rǔ_tóu加起来……应该不超过100个吧?

“结束了?”郑川从茶几上抽出几张纸递过去,终于开口道,“出了不少汗,擦擦,不要着凉了。”

女人转过身,露出壹张精致的容颜,大约二十七、八岁,正是壹个女人盛开的时光,优越的生活、精心的保养让她的脸上甚至带着还没完全褪去的少女感。

她微喘着,撩起因为超过半小时的乘骑而散落在额前的长发。

接过纸巾,女人没有在意自己脸上的汗丝,却低头在男人身上擦拭着,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古铜健硕的皮肤上拂过,引得身下男人又是壹阵呼吸急促。

郑川沉默地看着这壹切,妻子这样对他不是第壹次。

他已经习惯了,或者说,他必须习惯。

地址發布頁4f4f4f,com

地址發布頁4f4f4f,com

壹个干站着等,壹个默默如伺候丈夫壹般擦拭完另壹个男人的身体,夫妻俩保持了五分钟这样的沉默。

倪洁终于停下手,突然攥住纸巾揉作壹团,再松开,扶着腹肌慢慢抬起自己的胯部。

这个过程十分漫长,倪洁彷佛在忍受着什么,不时蹙眉,眯起细眼,脸颊闪过红晕,露出惊人的媚态,扶住男人腹肌的双手好像要摸索什么,左右流连着。

壹个尺寸惊人的yáng_jù壹点点露出来,半个多小时的被动征伐并没能满足它的yù_wàng,挺拔的男性象征上满是战利品——浑浊半白的液体。

身体分离的壹瞬,倪洁身体不由得壹个趔趄,郑川壹把将她扶住。瞥了丈夫壹眼,她的眼中有娇羞、有失望、更多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倪洁默默接受了关心,下了沙发,弯腰的壹瞬,与依然挺拔的男性象征来了壹个面对面,yáng_jù上暴突的青筋像在炫耀自己蓬勃的生命力,沾染的液体在灯光下显得莹莹发亮。

这或许就是俗称得淫液吧?

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她脸壹红,身子停住了半晌。

郑川也愣住了,他壹下子联想到了太多。眼前这壹幕,就像是壹个女性拜倒在男性面前,毫无保留地向着生殖崇拜的图腾奉献自己的身体与灵魂。

他第壹次后悔自己读书太多,前所未有地疲惫袭上心头:“今天累了吧,早点休息。”

郑川的声音将倪洁从幻想中唤回,她挣开手,壹点点走到沙发边上。那里整整齐齐迭着壹件正常的居家睡衣、粉色的胸罩和高腰内裤,还有壹件与这些不搭地宽大风衣。

倪洁默默地壹件件穿上,直到扣紧风衣最上沿的排扣,将整个身躯完完全全裹住。

“倪洁,妳的父亲和母亲最近可能会过来壹趟,稍微收敛壹些。”

倪洁看着丈夫转身要离开,犹疑地眼神终于变得坚定:“妳……我……不壹起见见吗?”

“算了,没必要。”

郑川的身子停住,半分钟后才吐出壹句。

才走出几步,又停住,壹分钟。

“就跟他们说,我陪我爸妈回老家了。还有……”

“下次妳也换壹个人吧。百密壹疏,防范措施做得再到位,也有露馅地壹天。这是章天昊吧,父亲派给妳的保镖?他倒真是尽心尽力了。”

郑川最后壹句带上了笑意与气声,不知是在嘲笑别人还是笑话他自己。说完,他噔噔上了楼。

倪洁的目光随着丈夫的背影,壹直消失在楼梯旋转的尽头,那里循环往复的罗圈让她想到了道家的阴阳太极图,想到了人世间的轮回宿命之说。

她没有注意到,身后壹直如尸体壹般安静的男人,在听到郑川的话后,身子微微壹紧,捆缚在胸前的双手握成了拳。

【待续】


状态提示:(01)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魔王洞窟和我和冒险者》《我的沉沦与新生》《妈妈杨婕 班级里的精液垃圾桶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