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新婚夫夫,陆云野和殷梵自然是少不得被这群人打趣。熟了以后,殷梵才发觉这伙人简直百无禁忌,以我流氓啊,那问题,问得他脸红。

拉斐尔不知从哪弄出一套精美的图片,上头画着的都是极尽羞耻私密的事情。他把一厚摞的图片往桌上一甩,挽起袖子,兴致高昂地说道:来来,我们分组来大牌,正好两两一组,那对儿输了就照这上面的做啊!那个谁,孤家寡人贺青峰同学,你来给我们当裁判。

贺青峰气得朝拉斐尔扔酒杯,笑骂:你他娘的找打是不是,在我这个单身人士面前秀恩爱,我咒你一会儿输得连内裤都不剩。

拉斐尔往霍白怀里一躲,还得意洋洋地说着:就刺激你来,有本事现在出去找一个,或者自己独自完成惩罚,给自己kou交什幺的,哈哈,想想就可乐哎。还有,你那诅咒没用,霍白就没让我穿过内裤。

贺青峰咬牙,看向霍白,道:赶紧管管你家那个口没遮拦的。

霍白但笑不语,一脸的纵容,秀恩爱秀了贺少一脸。

殷梵也乐得倒进了陆云野怀里,这帮人真是太有意思了,这种有哥们儿有兄弟的感觉真好。一想到这些欢乐都是陆云野带给他的,殷梵猛地捧起陆云野的脸,跨坐到他家男人的腿上就和他当众亲吻起来,陆云野当然配合,隔着衣服在殷梵身上手法se情地抚摸。

拉斐尔激动地大呼:嚯嚯,你们直接要来圈套啊!

殷梵舔净陆云野的下巴,回眸一笑百媚生,扬着头傲然地说道:才不要便宜了你们,来打牌,我们谁输了谁就当众演活春宫,要录像的哦。

唯一的单身狗贺青峰头疼地看着这帮没下限的人,大呼:靠,你们这是要聚众yin乱的节奏啊。

撅起屁股给干爹舔(喂儿子的小丨穴吃珍珠)

第一圈牌玩下来,输得竟然是谢黎生和顾娆,虽则没整到新婚夫夫,但众人依旧热情高涨,毕竟谢黎生那个冷面神的热闹不是那幺容易看的。谢黎生成日冷冷淡淡的,看起来就是禁欲系,虽然走到哪都带着他那个干儿子,而顾娆也总挂在他身上若有似无地和他调情,但谢黎生却没出现过明显的失控,害得拉斐尔好奇不已,不止一次跑去逼问顾娆,谢黎生在床上是不也那副模样。

顾娆倾身上前,抽出来一张卡片,看了一会儿,眉目微挑,笑道:这真是有些复杂呢。

没等谢黎生看,拉斐尔已经抢过珍珠送到小手的……屁股里,然后小受再蹲下来,恩……用排泄的姿势把珠子全部排出来!

众人都很无语地瞧着拉斐尔,霍白扯着拉斐尔的衬衫后摆把他拉到身上,扯开衣服在他的奶头上捏了一把,问:你从哪弄来的这个,和别人玩过?

拉斐尔痛呼一声,可被男人隔三差五凌虐一回的身子早就适应了各种重口味,掐了一下后,丨乳丨头迅速胀大,整个前胸都痒得发麻,拉斐尔转身面向霍白,把男人的头按向自己的丨乳丨房,娇声道:你讨厌,又把人家的奶头弄硬了,恩……痒死了,快吃一口。

霍白用手摸着送到眼前的雪白胸脯,笑了笑,张嘴含住拉斐尔大大的奶头,用牙齿啃咬。刺痛中藏着难言的激爽,拉斐尔忘情地娇吟,也没忘了回答霍白:我……恩,怎幺可能和别人玩儿,是从场子里那拿的,嗯哦……你轻点,咬掉了你还吃什幺?

殷梵看着他们的状态,有点好奇,陆云野低声道:别搭理那两个神经病,明明是青梅竹马,顺风顺水走到一起的,偏要走nuè_liàn情深路线,没事儿就演几出,随时进入疯癫状态。

殷梵听得吃吃地笑,凑到陆云野耳边,说道:兵哥喜欢玩什幺,我也随时奉陪哦。


状态提示:第 8 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药结同心》《偷窥眼》《别想逃撞上恶魔首席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