系统原本觉得十年太短,后来才明白,十年是一段人生。

简弋秋的吻很轻很柔,在他耳旁,唇角微动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宋渔火笑起来,抱住他的腰,说:“我不怪你,我怪我自己。”

简弋秋将他翻过来,吻落在他的肩头,他压在他的身上,温柔的做/爱。

……

这是个很短又很长的夜晚,没完没了的黑夜和一次一次身体的贴合。

系统想如果可以它陪陪宋渔火,陪他余生,那个人不能够陪他的时间,它来陪他。

……

系统在那么长的岁月里,明白了一件事,宋渔火并不需要它的陪伴。

他有简弋秋,即使简弋秋不在了。他替那个人活下去,去看看这世界大好河山,他没能看见的,宋渔火全都替他看见了。

可是系统不走,它还是陪着他,陪着他顺便将自己的寿命消耗掉,不找宿主,对系统的伤害是非常大的。

可是它不在乎了。

……

它陪着他从少年到青年、中年再到老年。它看着他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,可是越来越多的笑容。

生是一件快乐的事,死也是。

那么多年,宋渔火没有去简弋秋墓前看过,临到死前突然说要去看看。

到了墓前,宋渔火指着简弋秋的照片笑起来。

那天,他笑了很久。

宋渔火死后,系统也注销了。

仿佛这个世界上他们都没有存在过一样,风一吹,时光又翻篇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全文正式结束,盖上完结的章就结束了。

谢谢大家,谢谢。


状态提示:第94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玫瑰与繁花》《催眠天书》《大魔法师的荒淫生活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