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>强强耽美>彼之有岸静待卿>分卷阅读7

不进来坐坐?”

“不了,今日,我那堆药材不炼成丹药就可惜了。”

说罢,白泽摆摆手转身就腾云离开,彼紧紧地拉着岸的手,两人互相凝视着,准备着面临着不可避免的一切,正当鬼灯正带着彼岸跨入轮回之门时,净梵赶来了,“鬼灯大人,请等一下!”

三人停住了脚步,转头看见净梵正向他们飞奔过来,“太子殿下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,请问您有何贵干?”

净梵笑了笑,说:“我和他们是朋友,如今他们被贬送入轮回,我想来和他们做最后的道别,亲手送他们进入轮回。”

鬼灯想了一会儿,点点头,“也好,那就劳烦太子了。”

见鬼灯走了出去,憋了一肚子怒气的净梵狠狠地打了岸一掌,岸飞出去好远,因为法力被天帝封印,岸被净梵打得满口鲜血,彼一把推开净梵,跑过去抱住躺在地上的岸,小心地擦着岸嘴边的鲜血,“岸,岸,你没事吧?”

岸微笑着对彼摇摇头,“我没事,彼,这是我该受的,是我让你受苦了,所以,这一掌我该受。”彼含着泪水,捧着岸的脸,“傻瓜,说什么呢,如果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劫难,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。”看着两人还在你侬我侬,净梵恼羞成怒,大步走过来,彼看立刻站起来护住身后的岸,一脸严肃地看着净梵,说:“净梵,你想干什么?”

净梵看着彼,微笑着,准备用手去抚摸彼的脸,彼一把将净梵的手掀开,净梵缓缓地开口:“彼,跟我走吧,这么多年我对你的爱不比岸的少,我知道你喜欢自由,为了你,我可以放弃天宫的一切和你在一起。”

彼笑着摇摇头,看着净梵认真地说:“净梵,从一开始我就对你说过我最爱的人只有岸,这种爱无论用什么都是代替不了的,你放过我们吧。”

净梵生气地一把拉住彼的手,“不,不是的,彼,你不过是爱上了一张你熟悉的脸罢了,没关系的,我可以变成他的模样,让你爱上我,就算现在你不爱我,我相信时间长了你一定会爱上我的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彼斩钉截铁地回答着净梵,“我爱的只有一个原原本本的岸,我爱他,不仅是他的脸,还有他的习惯,他的性情,他的好与不好,我爱的是他的一切,所以,净梵,就此收手吧,你对我的感情,那不是爱,那只能算一种喜欢,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。”

瞬间,净梵的心像是突然紧了一下,净梵盯着彼,眼神中掠过一丝悲伤,净梵闭上眼睛,仰起头,手紧紧地攥着,长叹一声,说:“既然这样,你们可别怪我!”

突然,净梵用法力将彼锁住,一步步向岸靠近,蹲下,一把捏住岸的喉咙,“净梵!净梵!你要干什么?你快住手!”彼对着岸大吼,“我求求你,快住手!”

净梵狰狞地笑着,“哈哈……做什么?我要让他死!”

说着,净梵慢慢掐着岸的脖子站起来,岸笑着看着净梵,说:“净梵,你不可以杀我,我与彼因盘古花而性命相连,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彼,我们都不想彼受到伤害,所以,净梵,收手吧。”

净梵愤怒瞪着岸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?”净梵加大了力道,岸转头看着另一边难受得倒在地上的彼,眼眶里晶莹的泪珠不小心滑落下来,默念着:“彼,对不起,我曾以为我会让你安好一生,可到最后还是我害得你跟我一起承受痛苦,对不起,我爱你……”从岸的眼睛里,净梵看见了身后的彼倒在了地上,急忙松开岸的脖子,转头看见了倒在地上快喘不过气的彼,净梵看着彼,不可置信地摇着头,“这……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!”

净梵怒视这岸,压低了声音,道:“既然杀不了你,那我也要你永远不能和彼在一起!”

突然间,狂风四起,只见净梵盘旋在空中,一股强大的仙力正向着岸靠近,彼看见空中正邪笑着看着岸的净梵,她知道他要做什么,彼用尽全力冲开了净梵的锁,大步地向岸跑去,她多希望自己能再快点,再快点,就在这时,彼跑得太急跌倒在了地上,而前方强大的仙力已经将岸的仙灵冲击成了两半,“不!”彼嘶声力竭的声音响彻整个冥界,岸努力维住最后一丝笑容,看着彼,彼看着岸哭吼着:“岸!不要离开我,我求求你,求求你再坚持一下,等我!”彼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向岸跑去,可是,岸再也坚持不住了,岸破碎的仙灵随着风越飘越远,越飘越远,只剩下两滴泪滴在彼的脸上和一个空灵的声音:“彼,别哭,还记得吗?幼时的我们曾对着仙灵谷最美的夕阳发过誓的,我们要一直在一起,直到天荒,直到地老,彼,无论你在哪儿,我都会找到你的,等着我!”彼似乎看见,曾经一起在仙灵谷对着夕阳发誓的他们,那是岸留给她最美好的记忆,而如今留给她的只有一句“等我。”

“无论天荒地老,我都等着你!”

净梵走了过来,慢慢蹲下,“彼,与我在一起就真的让你那么难受吗?你为何不试着接受我的一片真心,我对你的爱究竟是哪一点比不上他对你的爱。”

彼缓缓抬起头,闪烁的眼睛瞪着净梵,无心般的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7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