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>经典耽美>绿萝伤了四季>分卷阅读71

近去看孙女,小小的人儿张着嘴笑起来,看得她心里高兴得不行。

医生细致的告诉他孩子该怎么抱,怎么喂,哭声代表什么,平时要注意什么,他都一一牢记在心。

他把绿萝带回周家,在江临墓园买一个双人墓将绿萝安置好,墓碑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,一个白色,一个红色,在这个阴沉的地方,红白的颜色看得人心里酸涩苦痛。

海宁市机场,宋夏将准备好的金锁给孩子带上,逗逗她,说:“干妈希望你平安长大,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。”

宋夏问:“我干女儿叫什么名字?长这么漂亮,你得取好听点。”

周浩沐看着怀里的女儿,轻声说:“念萝,周念萝!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”

宋夏被念萝握着的手指顿了顿,她明白周浩沐给孩子取这个名字的意思,不想气氛变得悲伤,转而继续去逗孩子,“念萝,念萝,是不是很好听呀!”

小小的人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,也觉得是个好名字,对着宋夏咧着嘴笑,宋夏惊喜的对向少杰招手:“哎,你看,你快看,笑了,她对我笑了。”

向少杰俯身看看,跟着笑了。

宋夏转脸严肃的威胁说:“周浩沐,你要好好照顾我干女儿,我会时不时地去江临看她,要是我发现她有一点不好,我会跟你算账的。”

周浩沐看了看女儿,笑笑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给你机会。”

宋夏说这话,也是希望他能把心都放在照顾女儿上,从而不去想那些悲伤的过去,可他给女儿取的这个名字,真的让人放心不下,担忧的说:“其实我···”

向少杰拉住她,用轻松的语气说:“其实我们希望你别来海宁了,每次你来都不是惦记我东西,就是让我们忙前忙后的,现在好了,有小念萝缠着你就没有时间来折腾我们了。”

周浩沐明白,向少杰这么说是不希望他再来到这个伤心之地,他很严肃的说:“放心吧,我会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谈情说爱,然后再也没有时间来管别人。”

两个人会意的笑,宋夏撇嘴瞪他们。楚绫办好登记手续过来说:“我们去登机了。”

楚绫接过孩子,周浩沐推着行李去登机,向少杰和宋夏一直把他送到登机口才离开。

周浩沐在家里的卧室、书房、大厅,连拐角的走廊都挂满了他和绿萝的合照,特别是那张他们教堂宣誓的照片,他用大相框放在大厅最显眼的地方,一进门就能看见。

他想,如果自己眼里看的是她,嘴里念的是她,心里想的是她,她就一直陪着自己,从来没有离开。

楚绫知道绿萝去世对儿子的沉重打击,只要儿子不消沉在悲伤的情绪中,他想怎么做便都由他。

周浩沐在公司还是那个做事严谨果决的集团总裁,而且公司的人发现他比以前还多了几分耐心,他在公司有一个规定:除非公司有十万火急的事,否则下班后不准给他打电话,违者重处。

有一次,公司新聘请的一位高级投资经理因为刚入公司不知道这个规定,下班后给他打电话,按理说不知者无罪,可是第二天那位经理便被请辞。

而他有这个规定,只是不想自己陪伴女儿的那一段美好时光被打扰。

楚绫看着父女俩在院子里大追小跑笑声朗朗的画面,异常欣慰。

周浩沐从不避讳女儿她的妈妈已经离世,还经常跟女儿讲她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,把他们小时候的事情编成故事当作睡前故事讲给女儿听。

女儿第一次学会叫爸爸妈妈,第一次学会走路,第一次上学他都从不缺席,每一次开家长会和家长活动他都参加。

时间流转,十年过去,念萝长得亭亭玉立,一双秋波眉和桃花眼像绿萝,高挺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巴像他。

周浩沐带着念萝来到澳洲那个他对绿萝求婚的小牧场,念萝穿着绿色纱裙在草地上欢快的追赶羊群,天真烂漫,他恍惚看到了绿萝,他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绿萝也是这样一身绿色裙子,脸上。

他说:“绿萝,以后的每一年念萝陪我来。”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这一次他看见了,看见绿萝穿着绿色的长裙对着他笑得明媚灿烂。

“绿萝,我爱你!”

念萝跑过来,甜甜的问:“爸爸,你在笑什么?”

周浩沐牵过念萝的手,朝着羊群的方向走,身后漫天彩霞。

完。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71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玫瑰与繁花》《催眠天书》《大魔法师的荒淫生活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