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>经典耽美>慕阳>分卷阅读69

/  “岳哥哥……吗?”突然,从房中传来沙哑干涩的细声,“他今天回来啊?”

曼梳眼睛一亮,果然,小姐还是很依赖岳公子的:“是的,应该还有两个时辰,哎呀,岳公子这一走,还真久啊,小姐,你说太子殿下也真是的,怎么就把岳公子派到宜州那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去了,而且一待就是三个月,不知道岳公子是否还康健,宜州可是闻名的贫穷啊,万一……”

“吱呀——”岳瑾打开门,一张憔悴煞白的脸把曼梳吓了一跳,“进来吧,帮我梳妆。”

她坐到梳妆台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:“我可不想让岳哥哥看到我现在的模样。”

“好!”曼梳松了口气,赶紧过去给她梳头。

岳瑾的状态渐佳,不出半月,便恢复了之前的样子。

大家都以为她放下了,可只有曼梳看在眼里,她根本还留在名叫纪阳的圈子,在里面徘徊辗转,迷失方向,彻底出不来了。

过了几月闲适悠游的快活日子,岳瑾以为她这辈子都会这么过去了,可她没想到,接下来发生的事,在她旧伤未愈的心口上狠狠刺上一刀,搅得稀巴烂,再也无法愈合了。

那她这一生最不愿回想起的一天。

☆、番外一 前世(四)

岳白刚踏进大门,曼梳就迎了上来:“岳公子,你总算回来了!”

“曼梳?阿瑾怎么了吗?”岳白皱了皱眉。

“纪将军不是和茗蕊公主大婚了嘛……小姐一直都……”曼梳摇摇头,“你快去看看她吧。”

“好。”岳白应了下来,先去见了岳绍堂和江如烟,说了一阵后,才立马赶去岳瑾房里。

“岳公子!”突然有人跑来叫他,他回过头,“太子殿下召你去他府上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对。”

岳白抿了抿唇,对路过的丫鬟招招手,示意让她过来,对她说:“你去跟阿瑾说,太子殿下突然找我,可能要晚些才能去看她了,要她等我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“你回来了怎么不立马过来?还要本王去找你?”见岳白来了,太子气呼呼地说。

岳白拍了拍衣服,坐下来道:“我总先要回去见见家人吧,他们也挺担心我的。”

“他们也算是你的家人?”太子挑眉,“你可是皇族血脉,严格来说,你还是我的亲弟弟呢。”

岳白低头不语。

“想当年,婉贵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,皇后娘娘气不过,设计害死了她,嫁祸给琳美人,琳美人无奈自缢,落下个畏罪自杀的名号。”太子边回忆着往事,边打量着岳白的表情。

“年仅八岁的你被过继给皇后娘娘,再过个几年,太子理应当是你的,可还没到半年,你竟然失踪不见了,全宫上下的人都在找,三天后,父皇放弃了,下令把所有相关人等全部处以死刑,当时宫中可是血流成河,可谁又会想到,你竟然躲进了岳家啊!”

“我恨越氏那个贱人,毒死了我母妃,父皇竟然还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过继给她!他明明知道!明明知道是越氏干的!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我恨他的懦弱!竟然连为心爱的女人报仇都做不到!”岳白愤怒地捶了下桌子。“或许,他根本就没爱过我母妃吧,自古帝王皆无情,江山和美人始终还是难得一起拥有。”

“所以你找上了本王,想借助本王废了皇后,帮婉贵妃报仇。”太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,“还有,助本王早日登上皇座。”

岳白抬眸,冰冷的眸子里毫无感情:“我警告你,不要动岳家,即使这对你来说是座巨大的山,但是,绝对不能动!不然我们的交易就此作废。”

“好,好。”太子爽快地应承下来,嘴角带着一丝冷意。

岳瑾像个女鬼似的披头散发的抱膝坐在角落里,脸色煞白,双眼无神,嘴唇干裂,感觉下一秒就会倒下去。

她不知道过了几天了。

她只知道她现在只想死。

曼梳站在门口,想敲门却又不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她怕小姐再也不出房间了。

小姐好不容易从纪将军大婚中抬起头清醒了,没想到老爷却被冠上谋逆的罪名,整个岳家血流成河,无一幸免。

岳公子像是提前预知到了这事似的,当天带了小姐和她去晟州赏花,直到她们知道此事时,已经过去了五日。

小姐听闻此事时,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,立马动身要回上京,硬是被岳公子打晕了才阻止下来。

醒来后,便一直没有出过房间,不吃不喝,也不知道能撑多久。

她自小在岳家长大,深知老爷的品性修养,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谋逆此等大逆不道、不忠不义之事。

传闻说是老爷对皇位虎视眈眈,找了一个貌美倾城的舞女,想借皇上寿辰那天将她赠给他,完成弑君计划,再拿出伪造圣旨废了太子,自己登上皇位。

这听上去就像个笑话,弑君篡位怎会是这么容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69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