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>强强耽美>仙道五人行>分卷阅读38

柳景听着不远处被操弄的女孩儿矛盾的要求,哀叹:“我这至少三日以后才能碰蘅儿,日子可怎么过……”

“自己解决。”韩意之好心给他建议。

柳景噎了一下,伸手掏了一把韩意之的裤裆,嬉笑道:“大哥你比我还硬,装什么正经!”

ps:你们都不爱我了吗?投珍珠啊~

压在荷花池边的栏杆上操弄(陈霖,高h)仙道五人行(np,h)(爱枫林晚)|

7955025

shu

压在荷花池边的栏杆上操弄(陈霖,高h)

韩意之瞥了柳景一眼:“再胡闹,我先把你肏了。”

嘴上皮的哪里比得过心里狠的,柳景想想韩意之说的场景,哆嗦了一下再不敢造次。

而温延年两人,直把白蘅操得手脚发软抓不稳树干了,才将她放下来换了个姿势。

三人站着,温延年面对面抱着她插进她的花穴里顶弄,陈霖则贴在她的身后,性器挤进她的后穴里肆虐。

白蘅记不得时间,恍恍惚惚的在快感里荡漾,直到温延年发狠的chōu_chā数十下射出来时,她才恍惚发现已经快正午了。

但她身后还有个陈霖。

温延年将性器拔出来,白浊便从小孔里争先恐后的滑落,或直接滴落在地,或顺着她洁白的大腿蜿蜒而下。

还未释放的陈霖将她抱起走到荷花池边,将她的身子压在木质的栏杆上,快速的用力冲撞。

白蘅咿咿呀呀的娇吟,shuāng_rǔ被栏杆挤压变形,木头的边缘烙得她有些疼,又格外的刺激。

“啊哈……初心……慢……嗯哼……要死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陈霖喜欢听她哀求,却不说话更不肯放过她,只埋首啃噬她的背脊,性器操弄得更狠了。

终于她再次泄身,花穴里pēn_shè出晶亮的液体,后穴也死死绞紧了,陈霖才放松了精关,全都射进她的直肠里。

后穴受到刺激,拼命将埋在里面的器物咬紧,两人都忍不住嗯哼了一声。

白蘅软趴趴的靠着栏杆,不想动也不想说话。

陈霖也安静的拥着她,也不拔出来,就轻轻柔柔的吻她的后背。

因为他穿着外衣,从后面看去,只觉得是一对情侣在静静相拥,半点看不出交合的姿态来。

过了片刻,他抬起头来,低声道:“阿蘅想吃莲子吗?”

“想……要你喂我……”白蘅这时候格外的娇气。

陈霖难得露出丝笑容,剑气从手中射出将一朵」 7.8.6 0.9/9/8/9/5独.家.整.理

莲蓬砍断,随即召入手中。

“拿着,我帮你剥。”他把莲蓬放到她手里。

这小岛上灵气充裕,养的荷花也不是寻常品种,莲子清甜无比,陈霖剥完了十多个莲蓬,莲子大都喂给了白蘅,她却依旧意犹未尽。

陈霖纵容着她,耐心的喂她吃莲子,只有时会将手指插进她嘴里捏着她的舌头玩耍,有时会揉一揉她的胸,有时会将手指插进她的花穴里去抽送。

白蘅被他玩弄得起了兴致,便忍不住扭动身子,他便会扶着她的腰,将性器在她的后穴里轻抽慢送,稍解些了便停下索欢继续喂她吃莲子。

两人就这么在荷花池边黏黏糊糊的温存了一个下午,吃掉了半个荷花池的莲子。

看到夕阳西下,摸到陈霖左臂上的伤口,白蘅算着时间该换药了,才催着他回屋去。

陈霖应了,却不肯将依旧硬挺的性器从她后穴里拔出来,便将她的双腿抱在臂弯里,以幼儿把尿的姿势怀抱着她往回走,边走边往她后穴里chōu_chā。

白蘅又羞耻又刺激,三百米路走了两刻钟,yín_shuǐ流了一路,她还没到房间就泄了。

偏他还不肯拔出来,施施然抱着她在床边坐下,从温延年手里接过伤药递给她。

ps:我不管,我就要你们评论就要你们珍珠!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38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每天都在羞耻中(直播)》《末日来谈恋爱呀gl》《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