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兔 > 重生耽美 > 八点档 > 分卷阅读21

恬静。她是李父老家的小城里最美的少女。父母都是下放的干部,跟李家住隔壁。也是李老爸青梅竹马的玩伴,两人是公认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但是,天有不测的风云,爱情道路注定多波多折。这位如玉如英的可人儿20岁那年,被城东一个爆发户家刚当兵回来的儿子迷去了魂魄,好了几个月,公然私奔了。

那个爆发户家的儿子,据李父用佯做镇定的语气说,实在不堪到了极点。买块新手表要戴在袖子外头,穿双尼龙袜子要敞开鞋口,一辆新自行车要在整个城骑上三圈。脾气暴躁,热爱打架。据说佳人芳心错许便是因为某天爆发户的儿子表演了一场英雄救美。李父青梅竹马被夺心中凄楚,远走他乡去读大学。

後来,少女冲破家庭层层阻挠跟爆发户的儿子结了婚,春风桃李结子完。在结婚的第三年,夫妻两人去黄山游玩,半路上公车失事,双双遇难。

“她跟那个姓许的听说有个小孩,被爷爷家跟外公家抢来夺去的养大。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。”李儒轸还记得父亲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含著一种深沈的憧憬,“要是个女孩,不知道像不像她。”

李父在最後向儿子总结这个故事的真理:男人对自己心爱的人要像对风筝,一定把线扯紧了。一个不留神线断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。

李儒轸正是听取了这个教导才用心看护知仪弟弟。但是……

历史的故事在重演。李儒轸向窗外吐出一口烟雾,不晓得老头子知道了那个孩子现在的模样,是个什麽表情。

而且,李儒轸那天很平常的问仪:“你为什麽看上许大志。”仪的声音语气现在还宛在耳边:“我也不知道,我看他……很可爱。”

很可爱~~~~~……一阵凉风吹进来,李儒轸掸掸烟灰。耶稣基督与众生同在。

三十

这一回就算天崩地裂老子也不停手了!

许大志抱住秦知仪,吻的天昏地暗。秦知仪的双手在他身上四移,许大志只觉的全身的每一滴血都变成了火,统统往下流。像剥红薯皮一样开始剥秦知仪的衣服。刚剥到一半,秦知仪在他耳边轻轻呼气:“大志……”许大志从头到脚一阵酥麻。“恩。”“先停一下。”

为~~为什麽?秦知仪的身子从他怀中抽出来,两人的位置慢慢移到大床边。秦知仪一点一点的压过来,声音低沈而且魅惑。“我会轻一点。你是第一次,可能有点疼。”

疼?为什麽会疼?不是应该……秦知仪的手渐渐下移,许大志忍不住喘了一口粗气:“等一下!什麽意思!”秦知仪微微一笑,手指一寸一寸瓦解许大志的意志。秦知仪这样笑的时候必定有问题。许大志直跳起来:“难道你要老子在下头?!”

秦知仪的舌头灵巧的玩弄许大志的耳垂,诱惑的声音和著热气直钻入许大志的每一根神经:“放松一点。”

我靠!!!许大志一把抓住秦知仪的肩膀,拉离自己一尺以外:“搞错了罢,看也知道该是我在上头!”一个鹞子翻身,将秦知仪往身下压。老子这次非要你三天起不了床!

秦知仪叹了口气:“那这样罢,公平起见,我们赌一把。”

赌?我上你的当才鬼!许大志埋头继续刚才的红薯皮工程。秦知仪握住他的手腕,“你怕了?”

激我麽?许大志翻身站起来:“笑话!是男人就不怕分高下!扔硬币还是抽签?”

秦知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副牌。

有预谋啊!许大志心中警铃大作,脸色变了变,可怜兮兮地看秦知仪:“玩牌?玩跑的快?抓特务?”

秦知仪的笑容像极了一杯高纯度的鹤顶红:“我们玩简单的,十三张。”

风渐渐凉了,该是午夜了。街上车辆依旧流水一样来来往往。我居然如此有聊,惦记仪跟许大志究竟是西风盛还是东风强。李儒轸微笑,按灭烟头:“一赔三,押许大志。”

秦知仪的底牌,顶头一色梅花顺。许大志拉下脸,叹口气,将手里的牌甩到床上。

顶头一色黑桃同花大顺!

哇哈哈哈~~~!许大志终於看到秦知仪变了颜色的小模样,仰天长笑:“哇哈哈哈!老实告诉你,老子从4岁玩扑克牌,二十多年就没输过!跟我玩你还嫩!”

“不可能是黑桃同花顺,许大志你出老千!”

“老千怎麽样?可是你要跟我玩的!”许大志笑的分外猖狂。一个饿虎扑食重新将秦知仪按在身下,,张嘴堵住秦知仪的嘴。恩恩~~爽啊!

输赢胜负成王败寇,管什麽手段!

(完) -


状态提示:分卷阅读21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娇气包》《离婚好难[娱乐圈]》《嫡子重生攻略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